从完全没有摸过盘到走上飞盘联赛的赛场。站在北京通州奥体的赛场上,刚刚入门 4 个月的刘心怡颇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今年 4 月,北京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刘心怡的公司要求员工居家办公。就在这段时间,她发现了小区附近的通州奥体公园就有专门的飞盘俱乐部。

从萌新到每周三次比赛,再到通过考核加入俱乐部的专业队伍,原本爬个楼梯都喘不上气的刘心怡,已经在飞盘场上扎根。

8 月 27 日,全国飞盘联赛北京站开赛,约 2000 人参加了这场比赛,比赛分为竞技组、大众组和单性别三个组别。

刘心怡所在的通州 HI+ 俱乐部被分在大众组,首场比赛就获得了 15:5 的大比分获胜。

两天的时间几乎都被飞盘占据。周六和周日早上,她提前上好了闹钟,守在了小红书直播间,看完了 AUDL 的半决赛开赛,这被称为飞盘届的 NBA,在美国已经举办超过十一年,但直到今天才在国内进行了首次直播。

以往总是听各路人说,飞盘很热。但真正置身于赛场时,刘心怡才发现飞盘的热度和关注度远超人们的想象。

北京飞盘公开赛在 7 月 25 日开始报名。报名通道开通不到 2 小时,名额就被抢报一空,120 支飞盘队伍约 2000 人参赛创下了全国飞盘比赛的人数之最,6 个赛场、5 个比赛日、220 余场的赛事更是把这场比赛的关注度和激烈程度拉到了极致。

就在 8 月 6 日,中国飞盘联赛首站比赛就已经在陕西西安开赛。吸引了 12 支队伍近 400 人参加。 到北京公开赛开赛时,全国包括广东、山东、贵州、四川等多个省市都已经举办了飞盘联赛。

随着飞盘今年井喷式的流行,办比赛的组织方也在快速的增加,并且呈现多元化。 北京 YJ 俱乐部主理人陈硕表示。

自己的队伍没有比赛时,刘心怡会在线上看一些俱乐部的私人直播,她发现不少直播间的在线人数动辄就达到了几百人甚至上千,评论区对于比赛场上的队伍、赛况以及规则都颇为专业。

如果说飞盘的火爆过往留给大众的印象似乎还是潮流、拍照和社交以及各种网络争议,但从 AUDL 的引进和全国飞盘联赛开始,飞盘再次开始蜕变从小众运动、潮流运动向着专业化与大众化进阶。

但不论是加速飞盘出圈的内容平台、还是飞盘从业者与爱好者们,都需要时间来给出答案。

一项体育运动从发源地传入国内,到在民间流行,再到成为全国有影响力的运动赛事,需要多久?

除了本身就拥有千年历史的足球,现代体育项目无论是篮球、乒乓球、羽毛球,还是跳水、射击、滑雪,从国外传入国内,无一不是经历了十年乃至几十年的传播与发展,才登上国际化舞台,在大众层面的流行更是需要漫长的时间流行开来,即便是电子竞技这样备受年轻人喜爱的项目,从流行到进入亚运会也花了 18 年的时间。

飞盘从上世纪 80 年代进入中国,但经过将近 40 年的发展,2021 年之前圈内仍旧流传着 全国飞盘 3000 人 的段子。

进入飞盘行业 16 年,伙伴俱乐部等多家飞盘俱乐部创始人张坤就表示,2021 年 8 月之前,他在北京飞盘圈内认识爱好者不超过五百人,但仅仅一年时间,他觉得保守估计北京就有 5 万人。

飞盘是把一个运动需要三五年走完的路,在一年中走完了。 翼鲲飞盘星链计划主理人郑淳认为小红书在其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2021 年 10 月,小红书的飞盘项目负责人豫津刚开始接触飞盘时,小红书上只有 2 家飞盘俱乐部,但在他们引导和运营下,加入小红书的俱乐部越来越多,遇到疫情使得绝大多数人被困在城市之中的契机,小红书上飞盘相关的内容,仅今年 7 月同比比去年就增长了 176 倍。

据小红书统计,目前加入小红书飞盘联盟的俱乐部数量超过了 400 家,分布在全国将近 100 个城市,在如山东菏泽、临沂、东营;辽宁阜新;河北邯郸、广西玉林、云南玉溪等等三四线以及中西部城市。

src=在此次北京飞盘公开赛的赛程中,刘心怡就发现一些队伍并非是以俱乐部的形式参赛,他们有的是校园队伍,有的甚至是公司同事和三五好友随机在社交媒体上拉人组成队伍一起训练来参加比赛。

不同于一些高身体对抗的体育赛事,飞盘不许身体冲撞,对于年龄也比较友好。一家俱乐部就专门组建了 35 岁以上队员组成的青松队,更不要说几乎绝大多数的队伍都有女队员和非体育从业者的业余爱好者。

这些原本学生、老师、公务员、普通上班族的年轻人们,换上队服就沉浸在飞盘的极限争夺之中,打破了日常生活对其的束缚,而各支队伍的碰撞和输赢更是推动着这群爱好者们从业余到更加专业的转变。

但飞盘一夜爆红也带来了诸多的争议,飞盘的 污名化 和快速扩张的飞盘圈子鱼龙混杂,这些都让这项运动背负了许多运动之外的风险和压力。

一项运动的发展,按照它的规律,需要非常长时间的积累,因为需要竞赛的体系、教练员体系、观察员的体系支撑。飞盘这样快的扩张,其中会暴露很多问题,问题的暴露会有解决办法,有解决办法整个运动才会继续完善和规范 , 郑淳表示。

在他看来,目前飞盘的运动人口接近百万,但从受众规模而言仍旧是小众运动, 我相信飞盘的运动人口到现在肯定不会止于百万级。

那些对飞盘有偏见的人可以去看一看 AUDL,也可以到北京公开赛的现场来观赛,如果他们亲眼看到飞盘选手们冒着雨在赛场上狂奔和 Lay out(飞身接盘),绝对说不出嘲笑飞盘运动的话。

刘心怡告诉 Tech 星球,尽管是第一届北京公开赛,但大多数队伍都极为认线 月北京体育局下发比赛通告时就已经开始备战,她所在的俱乐部绝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即便如此仍旧每周保持了两次以上的队训和周末俱乐部之间的切磋。 我们有的队友出差时都会带上飞盘,在其他城市训练。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接近 30 岁的时候参加大型联赛,也没想过为了一场比赛,可以每周不间断的传接盘训练、学习战术、提高体能。 刘心怡说,从一个业余爱好者到站在北京公开赛的赛场上,她感觉自己亲眼见证了飞盘的崛起和专业化,这种经历让她对飞盘的热爱更上了一层楼。

事实上,在飞盘进入公众视野的这段时间,无论是以小红书为代表的内容平台,还是专业的飞盘从业者们,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 如何在飞盘的话题热度消退后持续提升其影响力?

资深行业专家薛志行就表示: 不管是中国飞盘联赛或者是一些高水平的比赛,飞盘需要联赛来将运动内涵以及竞技性展示给更多用户,我觉得这是飞盘运动未来发展的动力。 在他看来想要将飞盘已有的存量用户留住,赛事以及行业规范指导都不可或缺。

张坤和郑淳也判断,飞盘正在进入向 2.0 产品版本迭代的全新阶段,其核心就是从过去一段时间大众认知中的 流行符号 ,转变为更专业的团队竞技运动。

作为飞盘的引爆平台,小红书也冲向飞盘赛事。在飞盘从 1.0 向 2.0 迭代,它仍旧扮演着引导的角色。

8 月 25 日,小红书宣布成为 AUDL 美国职业极限飞盘联赛的独家赛事直播平台、官方内容社区合作伙伴。根据小红书公布的合作计划,除直播本赛季剩余 3 场半决赛、决赛,小红书也拿到了 AUDL 明年整个赛季 160 场比赛直播、点播与二创的权益。

src=但这只是小红书公布的竞技性飞盘内容扶持计划的一部分,其它扶持政策包括,提供超过 1 亿流量给予竞技性飞盘内容扶持,未来一年至少落地 30 个飞盘赛事合作,包括中国飞盘联赛、北京公开赛等等。

小红书体育合作负责人草莓介绍说: 小红书将与各个地方飞盘赛事的深度合作,同时上线专属话题,对于与该赛事相关的优质内容提供流量支持,并且根据整体的话题互动,给与发布者、参赛队与予以奖励。

实际上,小红书上竞技性飞盘内容早已存在,毕竟它已被公认为是飞盘内容最多的平台之一。只是当大众的注意力围绕在争议话题时,这些专业内容被忽视了。因而对于小红书来说,引入赛事,扶持竞技性飞盘,完成的是整个飞盘品类甚至是社区,以一种更客观全面的形象被外界认知。

从抓住一个小众运动的趋势,到将飞盘推广成为都市年轻人的潮流运动,再到进一步推动飞盘从流行符号转变为专业赛事,小红书上飞盘的发展,展现了一个运动成长完整的过程。

在当下众多内容平台的竞争更多集中在流量层面时,抓住年轻人的爱好趋势,为其创造多元、正向、丰富的内容品类,最终形成双向促进的内容消费与生产。在这样的正循环下,飞盘飞出了小红书,飞向更大的舞台,而小红书也探索出了一条独有的内容社区之路。

微藻合成工厂「德默特」获近亿元Pre-A轮融资,多管线联产岩藻黄素、EPA、藻类蛋白等

「异格技术」完成2.86亿元天使轮融资,计划研发500K FPGA芯片

ADI MEMS赵延辉:活下来的秘诀是以技术为导向,做别人做不了的东西

半导体行业进入10年来最糟低迷期:显卡滞销要清库存、智能手机/PC需求暴降

马斯克宣告终止收购推特,印度部长回应限价中国手机,腾讯申请微信输入法商标,抖音推出没网看视频功能,这就是今天的其它大新闻!

据官方消息,本届成都车展主题为“享蓉城·促产业·驭未来”,展期为8月26日~9月4日,将在中国西部国际博览城举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